咸鱼永不翻身!!!

【童子营的极北之旅】

※人物身份私设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对!我不当画手了!(呸!我自己都不信)
※大家还记得那个傻不拉几想看雪的将军府大公子,叶修吗,人家,带着一个大队来的!
※超级短小的(。•ˇˍˇ•。)因为好困  

————————————————
“老韩你想知道为什么你的早饭少块肉吗”
耳边响起的声音让韩文清的心情开始变得有点忧郁外加一丢丢小兴奋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在这!”
然而他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这货能这么自然的钻进自己的被窝,还这么自然的跟自己讨论早上那块被他偷走的肉。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为什么这货的眼睛这么亮!简直就是黑夜里的火苗!他又发现什么好玩的了?!
叶修拱了拱被子:“老韩我觉得两个人的体温一定可以把我捂热”
“滚......”韩文清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作为一个十七岁的男人!和另一个男人,不,男孩睡在一起怎么也感觉怪怪的。
不得不说十七岁的韩文清让叶修有多自卑了,明明只差一岁,身高居然差了一大截......
叶修一脸失落的从床上爬起来,自言自语道:“唉,这天真冷啊”余光瞄着韩文清,看他没有任何反应,站起身道:“听说太医院院长的儿子打着体验人生百态的幌子也来了极北之地?”
韩文清闭着眼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装死人
叶修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人啊这是,怎么忍心看着自己这朵娇弱的小花,呸,小树苗枯萎在着极北之地!
慢吞吞的往门外走去,有气无力道:“唉,真冷啊,我去找王杰希开几副壮阳的汤药”
韩文清的眼睛猛的一睁,盯着他的背影道:“开什么药?”
叶修呼的一声转过身,带着一脸贱笑看着韩文清:“旺火的药?”
韩文清用胳膊撑起身子,指着前面的枕头冷冷道:“回来给我说清楚,什么的药?”
只见空气中闪过一条白影,叶修呲溜一声钻进被窝,一脸安详道:“不,现在不要汤药了”
韩文清一脸无奈的看着钻个被窝都要施展轻功的叶修,不过刚才冷风灌进来的时候的确是挺冷的,刚想开口问问他要不要睡里面
结果这货就臭不要脸的打断道:“我睡外面就好,为了防止韩小兄弟掉到床下去”顿了一下转头看向韩文清认真道:“叶哥哥在保护你”
韩文清满头黑线,拽着叶修一个翻身就把他推到了里面,轻蔑看了他一眼:“我怕你掉床下去,我在保护你”
于是两个男人的战争开始了,两人为了谁睡里面这个问题扭打在一块,打着谁睡里面谁就是小弟的念头,争夺着床边的位置。
“吱——”门被轻轻打开,一个脑袋钻了进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刑部尚书的儿子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画面,两人衣裳不整的在床上拉扯着...嗯...
过了许久,房间里安静了许久,两人和黄少天对视了许久,黄少天才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啊啊啊啊!叶修你怎么这么禽兽”
叶修表情和韩文清的表情现在就跟复制黏贴一样,满头黑线,以这货的嘴巴子,绝对不出一天,自己就会被抹的比过年的彩花灯还要绚烂。
叶修急忙开口道:“你想到哪去了!小小年纪思想怎么这么浑浊!”
“你们,你们...”黄少天对着他们指指点点都快哭出来了,让以口才出名的黄少天只说了这么几个字,这个孩子是受到了多大的惊吓。
叶修正了正衣领,从韩文清身上爬下来,一脸正经道:“你说说,为了保护我家小韩不从床上掉下去,我睡在边上有错吗?”
黄少天听他这么一说,目光看向韩文清,咽了口唾沫:“叶修你是认真的吗。。。”无论怎么看,这么壮实的韩文清也轮不到你来保护啊!
叶修捂着心脏一脸痛苦的样子:“连你也鄙视我!我看错你了黄少天!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我,我,我,我不是,我没有!”黄少天话未说完就被叶修推了出去
于是某黄在回去的路上完全忽略了为什么叶修会和韩文清睡一张床,不断思考着自己伤了叶前辈的自尊心明天要怎么道歉呢。
送走黄少天,叶修满意的拍了拍手,转身再次化为一道白影溜回被窝,探出头就露出个眼睛认真的看着韩文清:“我睡外面,没商量”
韩文清也是很认真的道:“你怕冷,睡里面,里面暖和”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开始慢慢向里面挪到,嘴上却是继续欠揍道:“哎呀,居然把暖和的地方让给哥哥,真乖”
韩文清抬手把他的头摁倒枕头里:“闭嘴!睡觉!”
———————————————————

嗯,脑袋死机,啥也写不出来,我也睡觉去了

评论
热度(21)

© X.Mo翊玄 | Powered by LOFTER